English 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旧版入口
 
   
首  页 浪费要闻 领导视线 浪费酷评 浪费现象 综合治理 浪费警示 浪费根源 专项探讨 浪费危害 产品红黑榜 人物专栏 走向节约 浪费曝光
浪费诊治 政策法规 资料总汇 理论研究 统计数据 国际信息 视频之窗 书刊园地 节约会展 变废为宝 生活妙招 专题荟萃 展览馆 社会广角
  您的位置: 首页 > 理论研究
从源头研究腐败问题
加入时间:2019-07-24    来源:清风网    作者:乔新生

  腐败分为政治性腐败和非政治性腐败,这是一个不言自明的基本分类方法。但在现实生活中,一些人很难把政治性腐败和非政治性腐败区分开来。因此,一些学者在研究腐败问题的时候,把腐败问题扩大化,甚至认为语言乱用也是一种腐败,是语言腐败,并且认为这种腐败和现实生活中的政治腐败有着密切的关系。这种分析腐败的方法对于研究社会现象或许有一定的参考意义,但是,对于研究腐败法律问题则会带来不必要的困扰。
  
  人们通常所理解的腐败,就是指政治腐败。而政治腐败可以分为广义的腐败和狭义的腐败:广义的腐败是指所有与政治生活有关的腐败,而狭义的腐败则主要是指国家公职人员的腐败。西方一些学者把腐败分为主体性腐败、行为性腐败和结果性腐败。主体性腐败就是国家公职人员的腐败,而行为性腐败是以市场为中心的腐败,结果性腐败就是损害公共利益的腐败。
  
  笔者认为,这样的分类方法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腐败的表现形式问题,但是却没有触及到腐败的根源问题。笔者主张对腐败分类研究,应当首先考察腐败产生的根源,然后从根源出发,沿着“腐败的河流”,对腐败现象进行科学分类。
  
  非传统腐败在增多
  
  国家出现之后,公民把自己的权利让渡给国家和国家工作人员,形成国家权力。国家权力诞生之后,就形成了独特的自我运行体系。一些掌握国家权力的官员在日常生活中会自觉或者不自觉地滥用自己手中权力,从而导致公民的权利受到损害。这种普遍现象,源于人性的贪婪,同时也源于现代民主政治的局限性。
  
  西方国家在制度设计过程中为了防止腐败,颁布实施许多法律,然而这些法律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腐败问题。由于立法过程中集团利益之间相互攻讦,各政党之间勾心斗角,不同群体之间党同伐异,从而使得法律制度非但不能实现绝对的民主,反而使一些腐败合法化。
  
  譬如,美国宪法确立了三权分立的原则,为了限制政府的权力,宪法规定总统任命内阁官员必须经过参议院批准;可是没有规定总统任命自己的顾问是否需要参议院批准,这就使得美国总统可以不断地扩大总统顾问权力,从而使得总统顾问的权力凌驾于政府部门之上。由于总统任命顾问不需要经过美国参议院批准,因此,美国总统可以任命自己的亲信担任总统顾问。最极端的例子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亲自任命自己的女儿和女婿担任总统顾问,真正做到“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随着各国法律制度的不断完善,传统意义上的腐败现象逐渐减少,而非传统意义上的腐败不断增多。利用国家法律赋予的权力,在自由裁量范围内,选择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决定,是合法腐败的最常见现象。在“官本位”社会,这种腐败现象表现得尤为明显。譬如,高校领导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将自己学生任命为中层领导干部或者博士生导师,学术委员会负责人利用自己的决策权力,任命自己的亲信或者亲朋好友成为教授或者博士生导师。
  
  所有这些都充分说明,要想从根本上根除腐败是不可能的,腐败来自权利,而权利转化为权力的过程中,无论程序设计多么精致,都会赋予权力使用者一定自由裁量权,只要在自由裁量权的范围内行使权力,即使属于腐败现象,往往也难以根除,因为这是现代民主政治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反腐败所面临的瓶颈制约因素。
  
  基于上述原因,笔者认为,把腐败看作是政府官员腐败或者公职人员的腐败,可能忽视了腐败的复杂性。政府官员或者公职人员并不一定都自己亲自从事腐败行为。因此,各国刑法规定了“影响力腐败”或者“特殊关系人”腐败。各国刑法拓展反腐败管辖范围,目的就是要从根本上制止腐败的蔓延问题,防止政府官员的家属或者亲朋好友利用政府官员的影响力从事腐败行为。
  
  当前腐败定义有待完善
  
  还有一些西方学者认为应当以市场为中心定义腐败。如果政府官员把自己手中的权力作为经营的资本,用来从事权钱交易,那么,这种行为就是一种典型的腐败行为。从市场经济的角度来看,这样的表述清晰无比。但现实的问题是,许多腐败分子不会愚蠢到直接以自己的权力作为交易的资本,从事“权钱交易”腐败行为。
  
  一些腐败分子利用自己的权力刻意地营造复杂的社会关系,在复杂社会关系中腐败分子并不需要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他只不过是利用自己的社会知名度和广泛影响力从事腐败而已。譬如,一些政府官员只不过是出席某些企业的商业活动,以此来提高企业的知名度和信誉度;还有一些政府官员视察企业,让相关部门为企业提供服务的时候网开一面提供各种优惠待遇;还有一些政府官员和企业负责人在一起吃饭,邀请相关业界负责人参加,为企业负责人创造交易的机会。
  
  一些私营企业负责人无法与国有企业合作,但是,如果有政府官员牵线搭桥,那么,国有企业非常乐意和私营企业合作,因为这样做不管结果如何,私营企业都会赢得政府官员的信赖,国有企业负责人有可能会通过政府官员获得晋升机会,或者通过政府官员重新进入行政体制轨道,在体制内获得更多权力。
  
  从“权钱交易”的角度分析腐败,虽然可以看到腐败的本质,但是,却并不了解腐败产生的根源,因此,这样的分析具有理论意义而没有多大的实践意义。
  
  从腐败结果来分析腐败,也是学术界常用的方法。如果一种行为损害公共利益,那么,就可以认定为腐败。这种逻辑推理是正确的,但是,这种分析方法在司法实践中或者在反腐败调查过程中没有丝毫指导意义。所有腐败都会损害公共利益,一些腐败直接损害公民的合法利益,如果腐败活动只是损害公共利益而没有损害公民的合法利益,人们甚至无法找到真正意义上的受害者;如果司法机关不提起公诉或者监察委员会不立案审查,那么,腐败可能会永远被掩盖。正因为如此,笔者有理由认为,从公共利益保护的角度出发来研究腐败问题,除了具有理论意义,没有其他意义。
  
  重新定义腐败概念
  
  笔者之所以强调从源头研究腐败问题,就是要从腐败产生根源出发,探讨权利与权力之间的关系,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发现腐败产生的根本原因。
  
  我国在反腐败过程中,监察委员会认定的腐败行为和群众所反映的腐败问题之所以存在一定的出入,主要原因就在于我国现行法律制度决定了监察委员会只能依照我国现行的法律、行政法规认定腐败行为,而人民群众则认为一些不合理的行为或者明显违反国家法律的行为都是腐败行为。监察委员会在处理有关腐败案件的时候,尽可能地照顾到群众的情绪和反映,但是,监察委员会只能依照法律和行政法规的规定处理腐败案件,而不能根据群众的好恶来处理。
  
  法律和行政法规授权产生的腐败属于反腐败的“灰色地带”。虽然从理论上来说,反腐败应当以人民为主体,应当以“人民满意不满意”作为判断标准,但是,在具体执法过程中,必须考虑国家现行法律规定。譬如,一些高等院校的负责人有权任命中层领导干部,有权决定是否聘任教师,有权决定是否晋升职称。虽然各部门制定了具体的标准和条件,但是,在执行过程中,允许各高校变通执行,这就使得一些高等院校在人事任免、职称晋升和教师聘用方面出现了许多矛盾。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出路就在于一方面必须尊重现有的规则,另一方面必须做好解释工作,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防止矛盾不断积累,酿成严重的社会群体性事件。
  
  总而言之,笔者认为构建中国特色的反腐败理论体系,必须首先正本清源,对约定俗成的腐败概念重新定义。笔者认为,腐败分为两种:损害权力的腐败和损害权利的腐败。损害权力的腐败,侵犯的是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廉洁性,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有时候损害公民的合法利益;但通常不会直接损害公民的合法利益。损害权利的腐败则损害公民的合法权益,同时也会损害公共利益和国家利益。
  
  权利腐败主体通常为企业或者个人以及非政府组织,而权力腐败主体则通常为国家公职人员,但也可以是特殊利害关系人。国家公职人员可能利用自己手中掌握的权力从事腐败,也可能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从事腐败。因此,在反腐败过程中必须把权力和权利的关系梳理清楚,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决腐败的源流问题;也只有这样,才能看清腐败的本来面目,让那些处于灰色地带的行为大白于天下,让反腐败成为社会的普遍共识。
  
  当前我国反腐败面临的最大问题就在于,权力不受约束的现象并不鲜见,有些地方的腐败甚至已经形成文化,因此,反腐败困难不小。中央之所以下决心彻底改组一些地方或者单位党委,就是要铲除腐败滋生的土壤,营造风清气正的良好风气,解决地方和单位腐败问题。反腐败需要壮士断腕,如果缺乏反腐败的勇气和决断力,那么,反腐败有可能半途而废。中国反腐败已经进入深水区,为反腐败提供新的理论依据,对于深入开展反腐败工作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作者: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
  
  来源:《清风》杂志115期
(责任编辑:南风)
0
相关阅读:
 
报告:中国家庭借的钱都花在了哪儿? 2019-10-18
北京:全路网交通指数为8.1,严重拥堵2019-10-18
公租房小区怎成“世外桃源”?居民叫苦连连2019-10-18
判决书错出“硬伤”,纠错得动真格2019-10-18
不让耗材再“耗财”2019-10-18
 
警惕“双11”虚假促销又抬头2019-10-18
京11名干部公款国内旅游被处理2019-10-18
颜煌:加强劳动教育不妨走进田间2019-10-18
男子看病10天花了5.7万元 身体无恙 2019-10-18
必须治理基层官油子2019-10-18
 
 
 
习近平谈黄河,这几点很重
  【编前语】10月16日出版的第20期《求是》杂志发表中共    <详细内容>
 
孩子扎针不用愁  高科技“神器”破难题
孩子扎针不用愁 高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业务合作    |    投稿征集    |    人才招聘
Copyright 2013  ©  浪费网  版权所有 商标注册
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吉林省双软企业 吉林省工商业联合会会员企业
2008年、2009年“优秀创业项目” 2008年“绿色网络文化产品” 2006年、2007年“优秀科普网站”
电信增值业务许可证 吉ICP备1300052  网站备案证明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